ForesightNews 独家
2022-09-14 17:00
订阅专栏
收藏此文章
比特币前传(一):70 年代公钥传奇
三位密码学家打破政府对密码学知识的垄断、发表的公钥密码学掀起了公众对密码学研究的第一次大热潮。

 

撰文:Peter ‘pet3rpan’

编译:AididiaoJP,Foresight News

 

如果问起比特币或加密货币的历史,多数人的答案可能会是中本聪在 2008 年提出、随后在 2009 年诞生的比特币……但他们不知道的是比特币是密码朋克运动的产物,它起源于 70 年代,形成于 90 年代,伴随着与美国政府围绕着数字自由之间的斗争,开创了现代个人信息隐私时代。

 

虽然你可以通过谷歌搜索来了解密码朋克,但除非了解这场运动的历史背景,否则很可能难以深入了解其全貌。你需要把思维集中起来思考更广泛的问题,密码朋克的运动是谁播种的?想法从何而来?

 

比特币诞生之前的故事系列旨在从历史视角探索加密货币的技术源头和背后的哲学思想。这个系列共有四篇,重点关注密码学、加密货币的基本机制以及隐私哲学的历史发展等。系列将从 70 年代、80 年代、90 年代和 2000 年代展开。


  • 第一部分——70 年代:公开密钥密码学使密码学知识传播到公众当中
  • 第二部分——80 年代:去中心化服务、匿名通信网络和数字现金的起源
  • 第三部分——90 年代:密码朋克的起源
  • 第四部分——00 年代:比特币的诞生和相关技术

 

介绍

 

如果我们想要了解加密货币及其历史,从哪里开始呢?

 

首先谈谈 70 年代公钥密码学的创建,虽然你可能会像我第一次研究密码学时那样对 70 年代的黑白图像感到叹息,但你可能无法意识到这十年有多么重要。

 

在 70 年代之前,密码学主要被军方用于通信保护。密码学的主要研究也是由情报机构(GCHQ、NSA 等)或 IBM 等企业运营的获得许可的实验室中进行。这时公众几乎无法获得密码学知识,直到由三位密码学家 Hellman、Diffie 和 Merkle 出版的公开密码学打破了密码学的垄断,同时也引起了密码学的第一次大热潮。

 

公共密码学的定义和工作原理

 

密码学是保护信息免受敌人或者无权获取信息的人截取的作用,即如何在敌人存在的环境中进行正常通信。它是确保信息真实性和完整性的底层机制,也是使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变成现实的原因之一。公钥加密是加密使用的一种范式转变,现在依然是大多数加密货币协议采用的加密方式之一。

 

从本质上讲,公钥密码学允许人们通过不安全的渠道将加密信息发送到公共地址,只有有权访问公共地址对应的私钥的人才能获得解密信息。私钥还用于签署和验证发送的信息,以验证其来源的合法性。

 

通过区块网络,人们可以将比特币发送到公共地址并查看它持有多少比特币,但只有拥有相应私钥的所有者才能使用比特币进行交易。

 

密码学的第一次大热潮,如何摆脱政府对密码学知识的控制?

 

故事从 Hellman,一个雄心勃勃的年轻人开始

 

Hellman 从小就是一个书呆子,他的父亲是当地一所高中的物理老师,所以他从小就能接触到科学知识。他回忆说:「我父亲的书架上有一些书,我时常会阅读它们。包括我现在还记得的一本书《Ganot's Physics》,1890 年代的旧物理文本。显然即使对父亲来说也算是老古董了,但我很喜欢。所以我对科学感兴趣,但并不是从开始就特别喜欢密码学。」

 

早期事业

 

Hellman 并非从小开始接触密码学,也许他在某个时段学习过密码学,但直到后来他才与计算机科学产生了很多的联系。甚至说他在早年就已经规划好自己的未来的生活。他在 1967 年在斯坦福大学获得电气工程硕士学位,并在学校里表现出色,度过了非常愉快的时光。他设想自己将在 35 岁结婚,在此之前环游世界,在大型企业中从事管理工作。

 

22 岁时,他为了加深自己管理方面的研究,选择攻读他在研究「决策逻辑」相关的思维方式研究,并以此来完成博士学位。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攻读博士学位的第一年他就结婚了,这并没有让他放慢脚步,在攻读博士学位的第二年,他就发表了著名的论文:《Learning with Finite Memory》。

 

到目前为止,他坚持自己的人生计划,按照自己的梦想为 IBM 工作,选择可环游世界和拥有更多财富的生活方式。

 

Harry Feistel 和 Peter Elias 的早期影响

 

Hellman 去了 IBM 在纽约的 Thomas J. Watson 研究中心工作,他当时的工作跟密码学毫不相关。但 IBM 有专注于密码学研究的部门。通过密码学研究中心部门,他认识了一个名叫 Horst Feistel 的密码学研究员,在此之后,他们经常共进晚餐,讨论密码学和一些还未解决的研究问题。Feistel 为政府设计数据加密标准(DES)。在 Feistel 的介绍下,Hellman 开始接触密码学,Feistel 也是对 Hellman 早期影响最大的引路人之一。

 

当他妻子怀孕时:他开始思考一个不得不面对的永恒困境:家庭和自由?他问自己「我是真的想要环游世界还是想要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

 

最终他选择了家庭,因此他去了麻省理工电子工程系当助理教授,在那里他遇见了麻省理工电子工程系主任 Peter Elias,另一个影响重大的引路人。Peter Elias 与信息论之父 Claude Shannon 合作发明了二战时期使用的现代密码学。Hellman 与 Elias 成为了很好的朋友,这也加深了他对密码学的迷恋。

 

开启密码学的研究

 

1971 年 Hellman 回到了斯坦福,到了年底,他开始从事密码学研究。他在斯坦福的朋友和同事都不支持他这样做的决定,他们担心美国政府对密码制作和破解机构的封锁政策。但 Hellman 相信密码学未来将具有重要的商业价值。

 

斯坦福大学的马丁·赫尔曼 (1973)

 

1973 年,Hellman 进行了第一次的密码学演讲,并发布了第一份加密技术报告,引起了大众的关注,这时一位名叫 Whitfield Diffie 研究员联系到了他。

 

Whitfield Diffie,一个聪明到无聊的年轻人

 

与 Hellman 不同,Diffie 早在 10 岁时就第一次接触到密码学。他的父亲是一位历史教授,并从当地图书馆带回了一些关于密码学的书籍。Diffie 喜欢数学,但讨厌学校,因此即使大家都认为迪菲非常聪明,他却从未想过像父亲所希望的安排自己的生活,迪菲只是勉强毕业。

 

尽管他在学校表现的并不出色,但他很聪明,并在麻省理工的入学考试中取得了优异的成绩。他曾尝试如何自学编程,但认为这是非常低级的学习,觉得很是无聊,他选择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学习数学上。

 

从事人工智能和密码破译者的工作

 

Diffie 刚毕业的时候,美国政府开始征召年轻人参与越南战争,但他对战争并不感兴趣,无奈之下,转而从事软件开发和做其他「低级」的工作。与此同时,他还开始在麻省理工的 Project MAC 的人工智能实验室做兼职,该工作室是由两个非常聪明的人在管理:Marvin Minsky 和 John McCarthy。

 

 Diffie 与 McCarthy 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并从身上学到了很多。Diffie 和当时的许多人都不知道的是,McCarthy 后来被视为人工智能之父,「AI」这个词就是由他创造的。McCarthy 相信,学习的每一个过程和智能生物的任何特征原则上都可以精确地描述出来,然后可以通过制造机器来模拟这个过程。McCarthy 非常关注未来,他相信智能的概念将会在未来的某一个时刻出现。在他的指导下,Diffie 对网络、电子密钥和身份验证有了深入的了解,后来 Diffie 跟随 McCarthy 来到斯坦福,加入了新成立的人工智能实验室(SAIL:Stanford Artifical Intelligence Laboratory)。

 

在斯坦福大学期间,Diffie 阅读了 David Kahn 出版的《The Codebreakers: The Story of Secret Writing》。这本书总结了从古埃及到当时的密码学历史,深刻地影响了 Diffie 对于隐私的信念。他在 1973 年离开 SAIL,继续专注于密码学的研究。第二年他在全国各地参与活动,与不同的专家一起讨论密码学的未来。他说:「我正在做我擅长的事情,那就是在图书馆里寻找稀有手稿,开车四处走动,拜访大学的朋友。」

 

1974 年,他访问了 IBM Thomas J. Watson 实验室,与密码学研究团队会面。当时向 Hellman 介绍密码学 Horst Feistel 领导这个团队。在当时,Diffie 无法了解很多被 NSA 列为机密的工作。后来他被推荐给了 Martin Hellman,他正好也在研究类似的密码学。

 

位于约克镇高地的 IBM Thomas J. Watson 实验室


Hellman 与 Diffie 的相遇

 

「1974 年秋天,Diffie 出现在我的门前,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天」, Hellman 在 2011 年曾回忆道。

 

通过介绍,他们约定在 Hellman 家中会面。Diffie 下午就来了,晚上 11 点才离开。在这几个小时的时间里,他们讨论地越来越忘我,从密码学到哲学。Hellman 讲述说,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真的很重要,在不被理解的环境里工作是一种极大的负担。不久之后,Diffie 在当地的一个研究小组工作,平时他会花更多的时间和 Hellman 一起研究密码学。

 

数据加密标准(DES)

 

1975 年初,美国政府制定了数据加密标准 DES,这是第一个被批准用于公共和商业用途的加密协议。在 NSA 的推动下,金融服务业和其他需要强加密的商业部门(SIM 卡、网络设备、路由器和解调器)等陆续采用 DES。

 

在 DES 公布之前,密码学和军用性质的物品一样,必须获得许可才能被采用,或从事相关的工作。DES 是第一次公开批准使用这种技术。


来自 NSA 的 1970 年代库存照片

 

DES 是如何设计的

 

在 1972 年美国国家标准与技术研究院 NIST 进行的一个研究中,人们意识到了对大众加密密码的需求。1973 年和 1974 年人们开始向美国各地的研究中心提议设计出适用于大众生活的加密密码。1974 年 IBM 构思出了一种名为 Lucifer 的加密密码。

 

Lucifer 是由 IBM 密码学研究部门研究员 Horst Feistel 领导设计的。该密码是对先前开发的密码的改进,但符合 NSA 的设计要求。在经过 NSA 的实际使用之后,NSA 希望将密钥大小从 64 位减少到 48 位,这意味着只需要更少的处理能力即可加密和解密。在经过讨论之后,最终密钥的大小减少到 56 位。

 

Hellman 与 Diffie 对 DES 的批评

 

Hellman 和 Diffie 最初是张开双臂拥抱 DES 的,因为他们认为这是将密码学带入公众视野的一大步。但他们发现缩短密钥的长度非常容易受到攻击,无法保障信息的安全。更重要的是,IBM 研究团队指责 NSA 擅自篡改了密码。在密码被华盛顿进行审批返回后,研究人员发现密码被更改过。

 

在 70 年代,人们普遍对政府不信任,这种警惕源于二战前后集权主义政府对民众的控制。在 1984 有许多探讨关于政府监督、社会控制和个人自由的言论热潮,这场讨论也反映了公众对政府角色的警惕。这种情绪一直持续到到 60 年代,期间因肯尼迪遇刺、古巴导弹危机、黑人权利和同性恋权利等发生了影响重大的社会政治运动。70 年代水门事件加剧了这种恐慌,尼克松总统授权窃听民进党全国委员会总部的会议。对于公众来说,他们的恐慌正在慢慢变成现实。

 

人们甚至相信美国国家安全局已经建立了不为公众所知的获取信息的方式。

 

Merkle,一个发挥关键作用却还未察觉的年轻人

 

DES 发布后不久,Hellman 和 Diffie 发布了一篇名为「Multi-User Cryptographic Techniques」的技术论文,他们很快了解到来自伯克利的 23 岁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学生 Ralph Merkle 同样在研究这个问题。

 

Merkle 的谜题

 

在遇见 Hellman 和 Diffie 之前,Merkle 就已经开始研究公钥加密概念了,这就是后来的 Merkle 谜题。他在学习计算机科学课程时偶然提出了一个问题:当敌人已经知道所有的信息时,如何重建新的安全通信?他把这个问题当成了这门课程的研究主题开始研究。

 

「当我想到窃听者知道一切并且在被监听的情况下,你似乎无法建立安全性。所以我第一个想法是,我要尝试证明它是不可能的。但当我开始证明这种情况下无法建立安全性时,我尝试了很多次,最终发现无法证明它是不可能的」

 

「然后我想了想,既然我不能证明你做不到,我就反过来想办法去做。在我试图证明无法做到的过程中,我很清晰证明过程中存在的一些缺陷。当我开始证明它是能够做到的时候,我尝试用各种办法来完善存在的缺陷,当我清楚如何做到时,这一切发生的非常迅速。我可以找到一个即使敌人、闯入者、倾听者知道一切的前提下通过加密密钥来建立安全的通信路线的方式。」

 

由于 Merkle 并没有了解过密码学的历史,也没有学习过密码学的理论知识,所以他并不认为这个问题是无法解决的。他把所有的想法写下来,然后当初分享,却遭到了很多人的质疑和否定。

 

计算机安全课的老师听不懂他的作业内容,叫 Merkle 停止这种天真的想法。计算机科学期刊拒绝发表他的研究内容,因为编辑认为他的工作内容并不在当时密码学思想的主流当中。


1970 年代 CACM 版本的封面

 

在机缘巧合之后,Merkle 与一位名叫 Peter Blatman 的计算机科学家分享他的想法,后者立即注意到了他的研究价值。Merkle 不知道 Blatman 是 Diffie 的朋友,在 Diffie 邀请 Blatman 去斯坦福参加密码学聚会的途中,Blatman 简要概述了 Merkle 正在解决的问题。

 

显然,Diffie 多年来一直在为同一个问题着迷,在听说某个年轻的计算机科学专业学生如何潜在地解决了这个问题后,他先是直接否认了这种可能性,然后开始对这种解决方案的可能性感到兴奋。随后 Diffie 发给了 Merkle 一篇最近提交的论文,主要内容是在假设可能的情况下探索公钥加密的应用。

 

在读完寄来的论文之后,Merkle 把自己的论文也寄了过去。Hellman 和 Diffie 看完之后,深受启发,完全转变了研究思路。尽管 Merkle 年轻且完全缺乏密码学知识,但他的创作力已经解决了公钥分配问题。这位年仅 23 岁的年轻人设法实现了诸多学者多年来努力未能做到的事情。

 

但是 Hellman 和 Diffie 发现他的解决方案效率低下,凭借他们对密码学的理解,很快就找到了解决密钥分配问题更加高效的方案,并提出了公钥密码学新的发展方向。很快,他们的研究内容被写成一篇论文,被称为「密码学的新方向」

 

Merkle 也接受了 Hellman 的邀请,前往斯坦福大学,并作为博士生在 Hellman 手下工作。

 

左边是默克尔,中间是赫尔曼,右边是迪菲(1977)

 

密码学的新方向

 

在 1976 年 11 月发表的《密码学的新方向》论文中,主要讨论了密码学、公钥密码和促进认证通信协议的基本问题。

 

Merkle 因其工作而受到赞誉,但最终通信协议被命名为:Diffie-Hellman 密钥交换。然而尽管如此,在 1977 年公钥加密获得专利时,Merkle 被认为是三位发明者之一,Diffie 认为默克尔可能是公钥传奇中最具创造力的角色。

 

在这篇文章当中,讨论的概念就是用于设计和保护我们今天所使用的区块链。最后他们表明本文的目的之一:「激励其他人在这个令人着迷的领域工作,这个几乎被政府完全垄断的领域——密码学新方向。」


 

Hellman 他们的工作打破了政府对密码学知识的控制,公众也第一次获得使用强大的加密技术的机会。由于对政府的 DES 密码的不信任,论文中的技术引发了公众对加密学和加密研究的第一次大浪潮。

 

后来知道 Hellman、Diffie 和 Merkle 并不是公钥密码学的第一批构思者,它的一种形式最初是由英国情报机构 (GCHQ) 的研究人员创建并应用于通信的,但它一直都属于机密,无法被公众所知道。想象一下,如果这三位从未公开过公钥加密,我们的世界可能会非常不同。

 

Hellman、Diffie 和 Merkle 发表的论文成功地激发了新一轮的创新浪潮。这场浪潮将持续数十年,而政府机构却对他们的发现不加理睬,这种对比非常突出了密码学和其他科学领域中开放式协作工作的重要性。

 

正如论文第一行开头写到的那样,「我们今天站在密码学革命的边缘」。Merkle 作为 Hellman 和 Diffie 的学生,在 80 十年代发明加密散列技术,继续影响密码学的发展。

 

小结

 

Hellman、Diffie 和 Merkle 三位密码学家打破了公众和密码学之间的障碍,80 年代被称为 David Chaum 的密码学将继续直接建立在他们的工作之上,将匿名通信、支付以及去中心化服务的需求概念化。显然只有通过 70 年代三位密码学家的奉献, David Chaum 的工作才变得可能。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ForesightNews 独家

推荐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