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e Cronje:加密文化的兴衰
Crypto 死了,但没完全死。


撰文:Andre Cronje

编译:iambabywhale.eth


此前宣布退隐的 DeFi 传奇人物 Andre Cronje 再次撰文发表对加密文化和加密精神的看法,他认为,加密文化扼杀了加密精神。ForesightNews 对该文进行了编译:



我希望我年纪再大点,大到能经历早年货币政策的诞生。我希望我能看到他们犯下的错,因为我相信我们正在重蹈覆辙。

 

我经常感觉加密领域的很多东西是由那些读了维基百科有关债券、铸币税或债务工具的文章的人建立的,他们觉得自己可以做的更好。

 

这是写代码时候经常发生的事。当你发现一个组织或开发人员正在写新的代码时,你会不自觉地找错误:「这个没必要」、「这个还可以优化」、「他们为啥这么写,一点意义都没有」,然后你就觉得自己可以做的更好。所以你在接下来的几天、几周甚至几个月的时间内重新设计代码。之后你遇到了第一个困难,你必须做一些调整,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直到你的代码看起来和你开始所质疑的几乎一样,当你终于明白为什么代码会是这样写的时候,你会由衷感叹:That's why。

 

货币政策也是如此,不能孤立地看待货币供应、发行、债务、公共债券、铸币税、公司债券、商品、证券、衍生品。它们的存在是有原因的,但加密货币仍是新一代,「我们可以做得更好」的一代。

 

长期以来,我一直对加密文化的蔑视以及对加密精神的热爱直言不讳。这可能听起来很奇怪,但加密精神是自治权、自我监督、自我赋能之类的概念。加密文化是财富、权利、充实和自负等概念。

 

加密文化扼杀了加密精神。

 

一位教授曾经告诉我「合同是为了最坏的情况而不是最好的情况准备的」。监管和立法也是一样的,他们在你最需要的时候出现,而不是出现在有蜜月和香槟陪伴的美好时光中。

 

我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觉得监管是被需要甚至是必要的,不是作为一种预防机制,而是作为一种保护机制。这就像一个孩子试图将手指插入电源插座,你阻止他们,然后他们才知道为什么不应该这样做。有一天他们会明白,但不是今天。

 

Crypto 死了,但没完全死。

 

我们正在进入一个新时代,当下很多在原有基础之上的更新迭代都将成为「荒地」。我们将看到一种新的区块链经济的兴起,它不是由贪婪驱动的,是由信任而非不信任驱动的。尽管绕了一大圈又回到原点很讽刺,但我发现自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兴奋。我不会再踏入荒地,但我对这个新的未来感到非常兴奋。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ForesightNews 速递

推荐专栏